<acronym id="rellf"><tr id="rellf"></tr></acronym>
    1. <meter id="rellf"><ins id="rellf"></ins></meter>

      <label id="rellf"></label>

      <meter id="rellf"></meter>

      <meter id="rellf"><ins id="rellf"></ins></meter>

      1. <cite id="rellf"></cite>
      2. 清纯美女露脸果贷自拍
        无言地诉说一段琼岛抗争史——桥见风雨沧桑
        2022-06-06 10:51 来源: 海南日报 【字体:   打印


        南渡江铁桥。


        停泊在南渡江铁桥附近的小船。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图\海南日报记者 封烁

        落日徐徐西归,南渡江水泛起点点波光。

        眺望江面,道道长虹飞架两岸,连接起一座城的人流与物流。唯有海口城郊江畔,一座锈迹斑斑的铁桥只剩半截桥身,全然失去一座桥该有的功能与使命,一副垂垂老矣的姿态。

        寂寥吗?也并不。桥边,时常有人到访,或游览、或拍照、或畅想。

        桥下,南渡江水一遍遍拍打冲刷着桥墩,仿佛仍在洗濯昔日的血泪与耻辱,亦无言诉说着琼岛人民面对侵略者曾进行的不屈抗争。

        1

        曾经的南渡江第一桥

        交通是人类社会经济文化活动的纽带,而架设于江河、峡谷之上的桥梁通常“扼某地之咽喉”,为兵家必争之地。从长坂桥之战到水门桥之役,从飞夺泸定桥到钱塘江大桥“一修一炸一复”,纵观古今战争史,以“桥”为关键词的著名战役和史实不胜枚举。

        架设于南渡江上的这座铁桥,承载的正是那样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风云。


        南渡江铁桥桥面。

        1939年2月10日,日军铁蹄践踏海南岛。在占领海口、琼山后,他们迫切希望深入琼岛腹地,对铁矿等军需资源进行大规模开发与掠夺。然而南渡江成为横亘在日军面前的最大阻碍。

        彼时,南渡江上没有大桥,人们过江全靠渡船。而潭口则是从海口前往今文昌、琼海一带的主要渡口,亦是日军向东进犯的必经之地。为阻滞敌人前进,日军侵琼当天,琼崖抗日武装力量便在渡口一带设伏袭击,有力打击了敌人试图长驱直入的嚣张气焰。

        可日军哪肯善罢甘休?一个建桥的阴谋,由此酝酿产生。

        1940年3月,经当时的日本政府批准,由日本海军特务部、经济局土木课和日本清水组土木工程公司共同着手进行南渡江铁桥的规划设计。

        “很艰苦,我什么都得干,既要测量画设计图,还要随叫随到,为现场工人修工具,还经常领不到工钱,有时只能跟头儿借钱买米!”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土木专科的斋藤博明,在被日本海军特务部指派到海口主持南渡江铁桥的设计和建造时,曾在日记中如此写道。

        可斋藤博明的苦,同那些被抓来当壮丁的海南人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3个月后,铁桥正式开始施工。为了保密和防止破坏,铁桥土木部分均由日本工程公司清水组承包,钢架部分由台湾高雄造船所制作并安装,施工骨干队伍为日本人,辅助人员为台湾人和朝鲜人,粗活重活则让海南人干。

        征集海南民工的方式之一,是通过保甲组织派工。

        由海口市委党史研究室与琼山老区建设促进会编撰的《血与火——日本侵略军的暴行与海口人民抗日纪实》一书记载,当时,日本人派出工头巡逻监督,对稍不如意的民工,轻则手打脚踢,重则棍打鞭抽。

        正是在无数海南民工的血与泪中,这座全长506.4米,由东段钢结构、西段钢筋混凝土结构组成的钢桁架桥于1942年建成通车,成为南渡江上的第一座大桥,也是当时广东省内最长的钢桁架桥。

        2

        是“鬼子桥”也是“鬼门关”

        南渡江铁桥原名“吕宫桥”,也被当地人称作“鬼子桥”。

        “鬼子”二字,饱含海南百姓对侵略者的仇恨。彼时,日军不仅放火烧光桥两岸村庄的300多间房屋,强奸妇女、杀害无辜百姓,还在桥头修筑了碉堡,设卡检查进出港的渔船,强行没收渔民辛苦出海捕捞所得,稍有反抗就杀人烧船。

        铁桥桥头,有一个名叫“分创”的村庄。据村中老人回忆,那时村里大部分人都是渔民,家家户户有船,日军来后,铁桥周边几乎成了当地人的禁地,即便是不得已靠近,也要远远便向驻守日军低头示好。

        “运气好时可以躲过一劫,若碰上日军不顺心,他们杀了人便将人头挂在桥上的铁杆上。”村民李宝一直记得外公给他讲的铁桥故事,铁桥周边百姓的悲惨遭遇令他印象深刻。

        日军的暴行,在斋藤博明的日记里也可以找到佐证:“在架桥建矿和修铁路的过程中,我时常目睹大批的劳工被迫害致死,内心备受煎熬。铁桥修建通车后,我多次目睹守桥的日军对桥下无辜民船进行扫射,看着自己设计的大桥成为罪恶的屠场,我内心矛盾重重,却无能为力。”

        从迫害劳工到杀人烧船,许多无辜百姓应枪声而倒,这也让南渡江铁桥自诞生之日起便充满血腥,成为名副其实的“鬼门关”。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前夕,美军B29轰炸机曾3次轰炸南渡江铁桥,以期破坏日军交通线。不巧的是,投下的炸弹均未能击中。之后,日军投降,国民政府接管铁桥,将之作为军队专用桥,限制民用车辆经过。

        到海南岛解放时,原本设计荷载标准就低的铁桥已是风雨飘摇。

        1979年7月,广东省交通厅和公路局组织力量对该桥的使用价值进行鉴定,认为基础木桩的安瓿粉已腐烂,墩台混凝土氧化剥落严重,使用年限已超近一倍,建议另行筹建新的南渡江大桥。

        仿佛是新旧时代交替的象征,1984年,见证了历史风云的铁桥停止使用,这一年建成通车的南渡江大桥转而成为当时的“海南第一大桥”。

        3

        见证风雨沧桑成文保单位

        失去渡人渡物功能后,铁桥一直静卧于南渡江之上。此时的它早已步入风烛残年,虚弱得不堪一击。2000年10月,一场特大台风洪灾侵袭海口,铁桥中、西段桥面轰然坍塌,几座水泥桥墩歪歪斜斜地倒入水中,东段尚存。

        靠得更近些,你会发现这半边桥身也已破损严重:一些横梁或锈蚀断开,或出现不规则的洞,甚至用手指轻轻一扣,铁锈便会掉落。因存在安全隐患,铁桥一次次面对存废之争。

        2001年,海南交通部门因断桥存在安全隐患,欲拆除而未果。2008年,海南召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评审会,对于铁桥是拆还是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省内专家依旧意见不一。

        “倒塌的桥墩严重阻塞航道,铁桥当时的设计高度偏低,现已严重影响大型船只通行”“拆除铁桥,一方面有利于大家的出行安全,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减轻管理部门负担”“铁桥是日军侵略海南岛的历史见证,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的活教材,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尽管争议不断,但桥最终还是保住了。

        2009年5月,海南省政府正式公布:南渡江铁桥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目前,海口正完善相关制度,争取各级资金推动南渡江铁桥等文物的修缮和展览展示工作。

        是文物,却并不是死气沉沉的老古董。如今的南渡江铁桥下,停泊着几艘小船,桥头的榕树林间,孩童荡秋千,妇女话家常,历史与现实、严肃与活泼就这样奇妙交织,仿佛串起了一条隐秘的时光通道。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海南省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琼ICP备05000041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