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rellf"><tr id="rellf"></tr></acronym>
    1. <meter id="rellf"><ins id="rellf"></ins></meter>

      <label id="rellf"></label>

      <meter id="rellf"></meter>

      <meter id="rellf"><ins id="rellf"></ins></meter>

      1. <cite id="rellf"></cite>
      2. 清纯美女露脸果贷自拍
        童音袅袅 海岛佳谣
        2022-05-30 10:57 来源: 海南日报 【字体:   打印

        一方水土鲜活一方童谣
        童音袅袅 海岛佳谣


        文\海南日报记者 王迎春

        编者按

        你记忆中的童年是什么样的?是三两小伙伴下河摸鱼抓虾?还是骑在爷爷肩头到庙会看戏?抑或外婆手摇着蒲扇,嘴里哼着童谣伴你进入甜美梦乡?

        当我们慢慢长大、渐渐变老,蓦然回首,身边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唯有那童谣依然萦绕耳畔。

        在美丽的天之涯,海之角,以各地方言为载体,口耳相传的海南童谣,展现出海南独特的风土人情。它神奇的魔法语言,在延伸人们生活场景的同时,也延伸了那份属于海岛的绵长记忆。

        国际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海南周刊推出封面报道《摇侬谣 觅童年》,让我们一起唱起那熟悉的旋律,重拾儿时的那份“小幸福”。

        还记得儿时的歌谣吗?

        那些简单的旋律,浅显的歌词,被长辈带着乡音轻声哼唱,又被我们稚嫩的童声不断重复,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岁月濯洗,日子摇曳,当久违的旋律重响耳畔,故乡的童谣依旧保有那份不褪色的天真。

        在丰饶的海南岛上,各地的民歌犹如浩瀚南海盛产的珍珠,不断涌现,采之不尽。一方水土,同样鲜活着一方童谣,各地编创的童谣作品在口耳之间世代流传,往往绵延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地域文化色彩。这一回,驾一艘小船,荡进海南童谣的小世界,一同打捞起时光小河里的童年。

        1

        地域文化浸润滋养

        四面环海,独特的环境孕育了海南岛千百年来深邃的人文脉络。在丰厚的岛屿文化当中,无所不唱的民歌无疑是海南历史的一面镜子,成为海南人民生活的写照。而童谣是海南民歌中的重要题材之一,海南各地的传统童谣由于语言和文化多样性的浸润滋养,显得尤为丰富多彩。

        古时,童谣亦被称作“孺子歌”“小儿语”“小儿谣”等。和海南民歌一样,海南童谣历史悠久,伴随着海南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而发展,在历史传承发展过程中,以其特有的文化意蕴陪伴着一代代海南人民的成长。

        汉代民间歌谣盛行,元封元年,汉武帝在海南岛开设珠崖、儋耳两郡,此后部分汉族人陆续来到海南岛。中原地区的文明逐渐影响着海南原住民的生活,汉族的童谣也随着汉族文化被带入海南。到了宋代,便是海南文化和民间歌谣发展的重要时期。

        日军侵琼时期,以抗日为主题的海南民间童谣大量涌现,在丰富抗战歌谣文化内涵, 提高青少年抗战意识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流传至今,广为吟唱的海南童谣取材于生活,真实地体现了各个地区、不同民族的方言特色、民俗民风、思维方式和情感色彩等,其中还记录了许多独特的地名和事物,是研究地域文化的重要途径。

        “海南童谣是以海南各地方言为载体,口耳相传的民歌种类,展现出海南独特的风土人情和极富生活情趣的儿童生活场景。”海南大学音乐舞蹈学院副院长曹量教授认为,方言土语正是海南童谣的生命力之所在,是孕育海南童谣的摇篮。在海南童谣中,我们能发现一些古老的方言表达,如“侬仔”是对婴儿的昵称,“官仔”指青年男子,“敢”指吵架,“阿母”和“拜”指母亲,“妈婆”指外婆。

        日常饮食是海南童谣反映的一个重要主题,如黎族童谣《妮侬听》:“静静不啼莫做声,等姐舂米作酒饼”,描绘了一幅黎族人民把稻米舂碎制作酒饼的生动场景。海南童谣中还包括一部分描绘儿童游戏的歌谣,《猜土子游戏歌》:“猜呀猜土子,土子白纷纷。”我们能通过这首童谣,一窥当时海南儿童的游戏场景。而黎族传统婚俗“槟榔订婚”也在童谣《红嘴哥》歌词“一口槟榔吃嘴香,二口槟榔吃嘴红,三口槟榔去迎嫂,四口槟榔嫂入房”中展现出来。

        海南童谣从饮食、婚俗、游戏之景以及儿童形象等方面描写海南的文化风情,简单的语言传达着丰富且深刻的文化内涵,这也是海南童谣遗存至今、历久弥新的原因所在。

        2

        汉族童谣异彩纷呈

        丰富多彩的海南童谣犹如一本故事集,将岛屿的地域文化和人文风貌娓娓道来。在分类上,海南童谣可以参照民歌,主要分为汉族童谣和少数民族童谣两大类。

        汉族是海南岛人口最多、分布最广的一个民族,海南的汉族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移民,从而形成了方言上的纷繁与混杂,因此汉族童谣也呈现出异彩纷呈的态势。

        曹量解释,琼文童谣、崖州童谣、儋州童谣、临高童谣、疍家童谣等,是海南汉族童谣中具有代表性的歌类。由于方言不同,各地的儿歌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韵味,大多是儿童在游戏和生活中唱的童谣,以及大人唱给孩子听的歌,如催眠的《摇仔调》、与儿童逗趣的《逗儿歌》和规劝孩子的《教仔歌》等。

        “乒乓摇,乒乓摇,我侬乖乖睡欲大,大起识和爹娘玩,爹娘双双欢喜寒……”优美的歌谣从长辈温润的嗓音中跃动而出,韵律悠长,让人慢慢沉入香甜的梦乡,这是琼文童谣中一首著名的摇篮曲。

        琼文童谣遍布于海口、文昌、澄迈、琼海等琼北一带,既有靠曲调或乐器伴奏的“歌”,也有靠吟诵传唱的“谣”,但后者同样具有音乐节奏等美感。尤其是文昌地区,念唱童谣十分流行。

        “饲牛小子不怕饿,吃到椤柅吃到椤。吃到牛酸到墨旦,吃到赤兰才知无”,歌词当中出现的食物都是当地人童年经常采摘,用以果腹或解馋的野果。这首《饲牛小子不怕饿》是儿童玩耍时唱的歌,在文昌、琼海民间流传已久,易唱易学,童趣盎然。

        另一首《鹧鸪谣》则借鹧鸪之景,既叙事又抒情,层层递进的歌词,伴着悠扬婉转的曲调,动人心弦。此外,琼文地区还有《劝侬好好去读书》《敬公婆》等脍炙人口的童谣,当地大人小孩都会唱。

        微风穿堂而过,老人慢慢摇着蒲扇,唱起崖州童谣,哭闹的孩子渐渐安静下来。崖州童谣流行于三亚崖城以西、乐东沿海等古崖州属地及东方感城一带,分为哼小调(即摇侬调)和少量念白。

        “摇侬咧,摇侬大来拾(学)好样;侬见好样侬慢拾,切勿学人歹样行;摇侬咧,摇侬大来拾好样;摇侬大来去上学,乾坤做高第一名……”摇侬调由成人哼唱,内容主要是为人处世的道理和长辈的祈祷、祝福等,希望孩子健康成长、学有所成,也有一些庸常生活的陈述。而念白类多为儿童吟诵的童谣,例如顺口溜《摸螺子》,就是根据三亚当地 “看指纹、摸螺子定亲”的民俗而创作。

        “月公公,绣前圆。骑白马,过深塘,深塘深,水仔没脚面……”是一首著名的崖州童谣,它想象奇特又富有生活气息,不似大多数童谣那样明快,反而有几分幽婉色彩。在海南作家、崖州民歌专家黎吉珊看来,由于当时琼南地区老百姓生活大多清苦甚至困顿,故崖州民歌曲调苍凉、沉郁,因此崖州童谣中或多或少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这是其他童谣少有的特征。

        崖州童谣讲究韵脚整齐,歌词对仗工整,且音阶跨度都是五个,因此唱起来朗朗上口。在三亚崖城至乐东、东方一带,随着普通话的普及,对于目前流传于世的崖州童谣,年轻一代能准确唱出的人寥寥无几。

        而军话童谣在昌江一带却大不相同,语言较为轻快活泼,富有节奏感,注重让儿童在吟唱中认识事物,如《月亮公》《黑麻麻》等。此外,昌江还有一种短小的村话童谣,主要以数说为主。

        儋州童谣在儋州话、军话、临高话等方言区都有流行。原海南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曲家黎友合收录整理发现,儋州童谣歌词有三种结构形式,一是七言四句的规整句子,如“小小锯开木好利,小小栋头顶屋基,小小竹根生大笋,小小鱼钩钓大鱼”;二是长短句交替,有些像顺口溜;三是月序歌,例如《十二月谣》,这种童谣篇幅较长,有二十四句之多,句子规整押韵。总体而言,儋州童谣的曲调和节奏都比较简单轻快,非常口语化,具有吟诵风味特征。

        在临高县,富有代表性的童谣是加来镇一带的放牛调,因其曲风明朗欢快,适合儿童诙谐活泼的特点,人们常会在此调中填儿歌之词。国家一级作曲家王贻参以放牛调改编创作童谣《读书的故事》,朴实的歌词搭配轻快的曲调,饱含劝勉之意。

        在海南,逐水而居、舟楫为家的疍家人常以歌传情,他们主要聚集在陵水新村港、三亚南边海等地。世代耕海、与天搏斗的生活造就了疍民勤劳勇敢的特质,因此疍歌(咸水歌)的内容大多是乐观向上的。

        “鱼多多虾大大,丰收返去就是过瘾,蟹多多螺大大,阿爸阿妈最精神”,这首《我们疍家人》是疍民从小就会吟唱的童谣,不仅歌唱海上丰收的喜悦,也唱出了疍家人勤俭勇敢的特质。

        3

        黎苗童谣风情摇曳

        作为海南岛的先住居民,黎族人口仅次于汉族,分布在多个市县。黎乡素有“歌海”之称,由于居住地域的不同和方言的差异,黎族民歌格调纷呈,黎族童谣亦是如此。

        据介绍,黎族的儿歌叫“吞弟奥”,黎语中“吞”有“话”“歌”的意思,“帝奥”即孩童。儿童自己唱的“吞弟奥”音调欢快,节奏活泼,常以简朴韵律进行变化、重复和扩充,致使嬉戏情趣达到高潮。

        大人为儿童哼唱的“吞弟奥”,有些节奏规整多样,结构严谨,表现手法独特,唱调以主要音调变化回旋延展起伏,耐人寻味,例如这首《萤火虫》:“萤火虫,两翅膀,芝麻、韭菜种,酸菜种,老姜种,梦牙俄小伙子……”。

        而摇仔调(摇篮曲)曲调缓慢、抒情、优美,可以随着摇篮摇动的节奏随意拉调,给人以安宁、亲切、抚爱之感。其中,有一首旋律甚美的黎族童谣《催眠曲》,曾被广东民族歌舞团改编为《胶园晨曲》(舞蹈)的主题歌,受到许多观众的欢迎。

        摇仔调歌词大多是劝慰孩子好好睡觉,让长辈去劳动,能带回孩子喜爱的物品,如黎族杞方言童谣《摇摇我孙睡》和哈方言童谣《摇仔谣》等。童谣的歌词也和黎族人民的生活场景息息相关,黎族大多居住在海南中南部山区,日常劳动生活就是刀耕火种,下田种地,下河抓鱼捡螺等。

        黎族童谣的主题包含自然万物,例如介绍动物的特征和动物的叫声,代表曲目有《咯咯黑母鸡》《鹦鹉谣》等,主要是数说调形式。念着这些童谣,眼前会浮现一幅原生态的乡野景象。许多黎族童谣还具有顶真的特点,用黎话读来十分流畅,饶有一番趣味。

        与黎族相比,海南的苗族较为散居,以琼中、保亭一带最多。黎苗同胞无本民族文字,均依靠语言和口头文学来完成,因此演唱民歌也成了黎族、苗族人民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

        “蚱蜢嗲嗲嘎芒末,们仔抹逢拗个牙,拗得个牙给仔玩,鸡公担走仔蹬蹄”, 这首《蚱蜢歌》在海南苗族地区广为流传,妇孺皆知。苗族的童谣大多为“平腔调”,这也是苗族民歌的一大特点,即曲调低沉,旋律起伏不大,节奏缓慢自由,抒情绵长,余音不绝如缕。类似的还有《螃蟹歌》《雨伞歌》《肚渴歌》《金树细》《摇篮曲》等,皆为同一曲调的三言和七言句,涵盖稚趣生活、自然万物、美德教育等丰富内容。

        海南童谣经典曲目

        汉族童谣

        琼文童谣

        《饲牛小子不怕饿》

        《鹧鸪谣》

        《劝侬好好去读书》

        《敬公婆》

        崖州童谣

        《月公公》

        《剁唎剁虫虫》

        《摇侬歌》

        《俺是粗盐配稀饭》

        儋州童谣

        《搂搂哩》

        《哥小小》

        《星宿歌》

        临高童谣

        《读书的故事》(放牛调)

        疍家童谣

        《我们疍家人》

        少数民族童谣

        黎族童谣

        《萤火虫》

        《摇摇我孙睡》

        《咯咯黑母鸡》

        《鹦鹉谣》

        苗族童谣

        《蚱蜢歌》

        《螃蟹歌》

        《肚渴歌》

        《金树细》

        本版插画均由陈海冰绘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海南省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琼ICP备05000041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